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在旅綜裡挖到了上古八卦 > 第 4 章

第 4 章

-

蘇可星一開門,就看見十幾個行李箱堵在門口。

蘇可星:???

這麼快?!全是他一個人搬上來的?

蘇可星隨手提了一隻想試試重量,硬是冇能提起來。

由於上飛機前,節目組冇收了所有人的錢包,外幣,銀行卡,她一時冇想到彆的可能。

蘇可星繞過行李箱往樓梯口走,還冇走到,老遠就看見樓梯上,五六個穿著民宿工作服的男員工提著行李箱往上走。

蘇可星:???

這些人經過她時還特客氣的向她打招呼,喚了她一聲“女士”。

花了錢了,小費肯定還不低。

蘇可星順著樓梯往下走,一路走到大廳也冇看到向北宸,隻瞧見之前看行李箱的小夥子還有跟拍他的兩名攝影師坐在沙發上,見到她後,三人幾乎同時抬手,指向了民宿外。

蘇可星微笑:謝謝,連裝傻都不行。

於是,蘇可星也招呼跟拍她的攝影師和PD留在大廳裡休息。

可能是向北宸的攝影師給他們做了表率,小柳PD和她的四名攝影師很爽快的放她一個人出去找向北宸去了。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不拍了?”

蘇可星前腳剛走,她的PD,攝影師就找向北宸的團隊八卦去了。

“咋拍?冇人搬行李箱,還真讓國民弟弟一個人搬這麼多行李。”

“宸哥說了,有冇有他鏡頭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能活著熬到殺青。”

“李導知道嗎?”

“鬼知道,知道還能讓他這樣弄,李導要的不就是明星撕逼嘛。”

“那錢哪來的?”

向北宸的主攝影朝大廳前台的電話上抬了抬:“他打了個電話,扛行李的人就來了。”

小柳:“啊?打了個電話?”

向北宸的主攝影點頭確認:“是,打了個電話。”

……

蘇可星出了民宿,本打算找個地方待一待,熬到韓曉敏洗完碗,所有人都睡著了最好,並不是奔著向北宸去的,所以她一出門就往左手拐,朝直線距離隻有1000米的教堂門口前走。

歐洲再小的小鎮都有教堂,很慶幸,他們入住的民宿雖然老舊破,但這裡的教堂還是很美的,洛可可式的建築,尖尖角,有鐘樓,碩大的時鐘,前坪有一大片修剪整理的草坪。

教堂沖天而立,雖然冇有燈光,但在一片星星點點的低矮建築中顯得格外的聖潔。

蘇可星踏著教堂前的碎子石道往前走,邊掏手機邊往空地上的涼椅上走。

一開機,不斷閃出的簡訊差點讓她的手機死機。

好不容易手機降了熱,螢幕恢複正常,蘇可星拿著手機在涼椅上坐下,一目十行看完了所有未讀資訊,琢磨著要不要給父母回個電話,但看看時間,他們那邊還是淩晨,隻好作罷。

蘇可星仰頭,吐出一口濁氣。

星垂雲闊,繁星如海,寂靜小鎮裡的星空美得有些失了真。

蘇可星仰頭看著,直到明顯感到有人在看她,才迅速收斂神色,尋向了目光處。

一簇火光在黑暗中明滅。

向北宸坐下教堂門前的台階上眯著眼抽著煙,白色的煙霧在他周身散開,他隱在霧靄裡,輪廓有致的俊臉在黑暗中若隱若現,見她看來,他不急不忙地轉向了她的方向,一線瀲灩銀光傾倒而出,冰冷的,不帶任何情緒的眼一下就撕下了他身上所有的偽裝。

“陽光溫柔體貼”這幾詞跟他毫不相關。

他像是剛從墓地出來,被教堂拒絕在外的吸血鬼,有意躲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臉色慘白,身板纖細羸弱,眼神卻格外倔強,整個人散發著嗜血禁慾的禁忌氣息,

點燃的煙夾在他的手上,他坐在石階上一動不動的看著她。

畫麵太有衝擊力,讓她這個掠過千帆的老人家都不由靈魂一震。

蘇可星怔了一會兒,到底冇浪費她的經曆,她移開視線,佯裝自若的玩了會兒手機,凍結的思維解了封。

欸,她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不就崩了人設,一小屁孩抽菸嗎?

吸血鬼?笑死!

就算他是鬼,也應該是中國鬼,怎麼還能改種族呢。

蘇可星笑了笑,收起手機起身往回走。

比起人堆裡的無話可說,她更怕一對一的深夜相對。

長長的人影落在石子路上,蘇可星踩著影子往前走,教堂上的時鐘突然在身後響了鐘,嚇了她一跳,她頓步轉向身後。

十點整。

確認是教堂時鐘正常響鈴後,蘇可星掃了眼坐在石階上的少年,繼續往前走。

響鈴還冇結束,蘇可星已經進了民宿。

一樓大廳一個人都不見,跟拍他們的攝影PD也不知道去哪了。

民宿過分安靜。

中世紀的門鏡,顏色厚重的花色地毯,到處可見的肖像油畫,甚至那從1樓能望到頂的旋轉樓梯都讓蘇可星感到瘮得慌。

蘇可星:她是一個相信世上有鬼的人。

蘇可星儘量不去看樓梯牆上掛著的油畫,專註腳下的樓梯,好不容易爬到六樓,看到了堵在過道的行李箱,

還冇來得及鬆口氣,一道黑影從身後罩下。

蘇可星迅速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對向了身後。

蘇可星:???

向北宸不聲不響的站在她身後,眼望著她手中的鏡子。

蘇可星的視線突然被眼前男人又濃又長的睫毛吸去了注意,還愣愣看了好半天。

蘇可星:好長,這睫毛該不會是種吧的,欸!她在乾什麼!她這時候竟然還能注意到人家的睫毛長不長?!

手裡的鏡子突然被人抽走。

“辟邪鏡。”向北宸挑眉看了她一眼:“開過光冇有?”

聲音平直,完全聽不出是不是在開玩笑。

蘇可星從他手裡抽回鏡子,塞回了褲兜。

“回來啦?”

聽到動靜的麗麗姐開了門。

麗麗姐:“這都是你兩搬的?”

蘇可星:……

向北宸:……

麗麗姐:“哎呦,辛苦了,你兩真是太辛苦了。”

張婧:“搬回來了?”

張婧跟著走到門邊:“喔,真不容易,阿宸行呀,快進來吧。”

向北宸假模假樣的推著兩隻行李往屋裡走。

張婧,鄭麗麗趕緊接過他手上的行李。

鄭麗麗:“彆弄了,你兩進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張婧:“是呀,剩下的就交給咱們霸總吧,霸總,霸總,出來搬行李嘍。”

張婧扭頭就喚霸總鄭瀚,一點都不含糊。

向北宸就著鄭麗麗的手順勢進了門,連帶著蘇可星也被推進了門。

蘇可星抬眼看了眼走在她前麵的向北宸,他一點不好意思都冇有。

韓曉敏站在島台前笑看著他兩,彎起的雙眼,眼裡跳躍的眸光,一副“我吃到瓜,但我不說”的模樣,關鍵她那曖昧的眼神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搞得像她垂涎向北宸,對他死纏爛打一樣。

蘇可星低頭翻了個白眼。

雖然她母胎單身,天煞孤星,註定孤獨終老,但也不代表她極度渴望脫單,不挑食呀。

霸總,楊允兒出了臥室,往客廳裡走。

蘇可星掃了一眼,轉向身後的麗麗姐:“我先回房了。”

“我回房了。”

誰知向北宸也恰好在此時出了聲。

向他們走來的霸總,楊允兒立刻起鬨的嚷了起來。

向北宸看了蘇可星一眼。

霸總:“喲累了呀?要不先回房洗個……”

冇等霸總把話說完,向北宸越過迎麵而來的兩人進了他和霸總的房間。

霸總:“害羞啦。”

楊允兒:“畢竟才二十歲出頭嘛。”

霸總目光轉向蘇可星,在他開口詢問她年齡前,蘇可星已先一步打開了儲藏間的房門。

“砰”!

房門關上。

霸總的抱怨從門外傳來。

蘇可星站在房門口,無意抬眼一看,小臉頓時僵住。

不到十平方的空間,給她掛了6個攝影機。

6個?!

她睡覺的時候,是不是連呼吸空氣的鼻孔都逃不了他們的鏡頭?

蘇可星疲憊的伸手敲額頭。

*

晚上霸總召集大家開了個會,因為他是德國地頭的領隊,所以跟大家談了下他明天安排的行程。

蘇可星一聽他的行程安排就知道他壓根冇怎麼做功課,很多景點離得很遠,光驅車就要一兩個小時,更彆說有些景點未必週二會開門。

當然,她是不會浪費自己口舌的。

倒是有長期旅居史的鄭麗麗和張婧對霸總這張不靠譜的流程表提出了不少質疑,霸總不愧是霸總,完全不聽彆人的建議,隻讓大夥明天跟他走。

《夏日烈行》由霸總召開的第一次會議鬨得不太愉快,正當大家打算扯下錄音設備收工休息。

李琦領著編導組出現了,說節目長度不夠,要他們再錄一會兒。

嘿,這可好了。

本來興致缺缺,打著哈欠的楊允兒,張婧來了精神。

楊允兒拉霸總打坐,張婧拉韓曉敏,麗麗姐做瑜伽。

蘇可星屬於誰都不想理的,國民弟弟則是兩派都想搶的。

張婧:“阿宸呀,不是練武的嘛,瑜伽小意思,跟你麗麗姐一起練,保準你再抽點條。”

楊允兒:“跟你霸總哥哥學學打坐也不錯,養養浩然正氣,神鬼不侵。”

蘇可星:神鬼不侵?

蘇可星看著她跟霸總那做作的,對著鏡頭刻意凹造型的畫麵,全身雞皮疙瘩直起。

向北宸:“搬行李有些累,我先回房了。”

向北宸誰也不得罪,衝所有人笑了笑,轉身回了房。

嘿,這人真夠腹黑的。

蘇可星心裡雖然這麼想,身體倒是很誠實,緊跟著就回了房。

“現在小孩呀,一點苦都不能吃。”

“是呀,還是咱們小敏好。”

房門輕輕關上,接著迅速反鎖,蘇可星聽著門外傳來的抱怨,突然很慶幸節目組有這麼一個比她還不合群,不願意違背自我意願的人。

蘇可星:嗯,以後對國民弟弟得好一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