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生存法則 > 光好中學

光好中學

-

“木姐木姐,又有新案子了。”劉召南急匆匆地從外頭跑進來

“開車去案發現場”

“啊?好”

車子在停車場停下,幾人來到清遠河岸,四周已被警察封鎖,在擔架上的是一具女屍,腹部呈現輕度腐爛。木姐環顧了一下整個江麵,不算開闊,如果不是江麵的青苔遮擋,屍體應該會更早被人發現。

“報案人是誰?”

“是一位在酒吧喝了一夜酒的男人,大清早纔回家,過橋時忍不住趴在橋欄上嘔吐,一低頭就看到水裡露出的人臉,看他先前被問話的樣子,應該是嚇得不輕。”劉召南想起那人的樣子,忍不住捂嘴偷笑。

水麵上隱約有什麼東西從木姐眼前一漂而過。

“趙叔”木姐用手指了指

“冇問題,木頭。”

“有了有了,是件校服上衣。”木姐接過濕漉漉的衣服,寬鬆的短袖和死者瘦小的身子對比明顯,難怪會脫離。

“咦,這是光好中學的校服吧。木姐?”劉召南詢問道

“叫上朱麗,先去調監控。”

“為啥又要叫她啊!”

“她在這方麵比我們懂得多,你說為什麼。”

“不是,木姐你乾哈要調這兒的監控啊,屍體也不是在這發現的啊。”

“我說劉召南你能不能消停會兒啊!”在一旁一同看監控的朱麗忍不住吼道。

“我這是不懂就問!”劉召南也不再說話了,認真檢視監控畫麵。

三人正地處請遠河上遊,是與市郊有一定距離的烏口鎮,但大多都是些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因為人少,所以這片區域的監控也就僅這一個。

若人死了三四天,再根據發現時是在清遠河中遊,也就是s市的邊區,可以準測投河處大致就在此附近,所以木姐纔會選擇來此處看看。如果是死後人為投河,那麼凶手極有可能避開監控區域,因此木姐並冇有抱多大希望。

隻是四天前夜晚的一個監控畫麵推翻了她的疑慮。

雖然畫質有些模糊,再加上天黑,但幾人仍能依稀看見一位女孩一步一步地朝深水區走去,直至完全消失在監控視野當中,而螢幕下方顯示的時間,恰好是晚上八點整。

水麵並未因為女孩的沉冇而激起一絲多餘的水花。

“冇有劇烈的抖動和掙紮,是自殺案件?”朱麗自言自語道。

“有可能。但疑點過多,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木姐答道,“朱麗,你能把畫麵試著變清晰些嗎?”

“好,稍等一會哈。”朱麗在鍵盤上搗鼓了一會。

“行了,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影像的確請楚了不少,但還是說不上清晰。反覆看了好幾遍,木姐也並未發現異樣,隻好起身,三人準備前往光好中學。

“木姐,我覺得…”劉召南小心翼翼地開口

“有什麼話就說。”

“如果是自殺,為什麼一定要選在攝像頭視線範圍之內?隻是恰好,還是有意讓彆人看到呢?”

“給我停下你那無用的想象,中二、少年!”朱麗狠狠地錘了一下劉召南。

“嘶——,你乾嗎!死朱”劉召南迴頭瞪了一眼朱麗

“說了要叫姐姐,不許加上名字!”

“好了,快上車。”木姐阻止了戰爭的爆發

三人陸續上了車,劉召南再再再一次坐在了那熟悉的駕駛座上,心裡有億點崩潰。

“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我開車啊!我也想坐在後頭休息休息。”

“你是來實習不是來度假的,再說你不是挺愛開車?天天在局裡炫耀車技的人是誰喔,嘖嘖嘖”朱麗一臉興災樂禍。

“你知不知道有句話是這樣說的“當興趣成了工作,愛好就不再是愛好”

“哦。”朱麗無語

“木姐你來評評理!”

“快開。”木姐鐵嘴無情,隻覺得兩人在一起過於吵鬨,可卻也無法將兩人分開,一是上級明確要求木姐帶領這個實習生增長經驗,二是每次案件都會找朱麗幫忙。

光好中學是個辦在村裡位置相對較好些的學校,學校不大,有些破舊,但還算整潔乾淨。

“你們終於來了。介紹一下,這位是於校長。”老趙拍了拍旁邊男人的肩膀。

“於校長好。”三人笑著迴應

“這是小劉,朱麗,還有這是-”

“這是木姐,很厲害的”劉召南搶答

“木頭和你也差不了多少,叫人家姐合造嗎”朱麗陰陽怪氣地說道

“那你還老讓我叫你姐,是因為你比木姐老嗎?”

“那是因為我比你大二歲,大一天都要叫姐,何況是兩年?我還冇讓你叫我爺爺呢!”朱麗揪起劉召南的耳朵笑道。

“嘶,朱麗姐,姐、姐!”劉召南痛得扒開朱麗的手。

“趙叔你們同校方溝通過了嗎?“木姐對兩人早習以為常,隻能“眼不見心淨”。

“已經談妥了,隨時都能配合調查。”

“有冇有死者的基本資訊?”

“死者名為李子,女,光好中學初一5班學生,同爺爺一起生活,家住清水灣,是在校住宿生。目前還隻有這些,其餘的相關資訊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於校長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哦對了,剛開學的時候我問李子同學為什麼不住校,因為清水灣離這遠,上下學也很不方便,大家都願意住宿,她很犟,說什麼都不肯。但是突然有一天她找到我,說:'於老師,現在住校還可以嗎'"於校長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又接著說:“是個很乖的學生,老師都說她笨笨的但肯努力,有機會讀高中上大學的”

“嗯....”思索片刻,木姐接著開口”於校長事務繁忙,不知道能否帶我們熟悉一下校園”

“什麼忙啊,就是平時給孩子們上幾堂課”於校長笑著解釋。

“學校應該召不到很多老師吧,還有大幾百學生要管

這都不忙”劉召南不解道。

“是是,大部分是留守兒童嘛,難管,地方又偏僻落後,條件不咋好,很多老師都不願意來,甚至好多來了又被氣走的。”於校長苦笑道,眼裡滿是疲憊,“我知道自己管不了過多,索性也就少管一些,所以平時的確也不怎麼忙。”

“那就麻煩於校長了”木姐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應該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