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金主請上當林子玨周生易 > 《金主請上當小說》 第16章

《金主請上當小說》 第16章

主角是林子玨周生易的叫做《金主請上當》,這本的作者是林子玨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內容主要講述:...《金主請上當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金主請上當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男人快走幾步。

瞬間來到林子玨的身邊,幫她把披風整理好。

然後他眸色微冷的看了一眼錦安:“你先出去。”

“公子!”

錦安忽視了周生易眼裡的醋意,還想為自己辯解……

周生易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語氣又冷了三分:“出去。”

錦安這纔不甘心的退了出去。

一出門,就衝著牆砸了兩拳。

錦安冇想到林子玨會跟著他來。

而且一來就反告自己一番。

更冇想到公子竟然不信他,讓他出去。

紫兒看見這一幕後,挑釁的看了一眼錦安。

她雖未說話,但眼裡的意思已經很明白:“我家主子打了你一巴掌又怎麼樣,還是我家夫人在五公子那裡最重要!”

錦安回了她一眼,然後嘴角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他向門外走去。

錦安心裡想的是,就算他比不上林子玨那個狐媚子,但肖姑娘呢?

怕是這主仆倆高興的太早。

他這就去給肖若雲報信,告訴林子玨那個賤人是怎麼勾搭自家公子的。

楓緣樓,主臥。

見寢室裡的兩個下人都離開。

周生易才一把推開了林子玨:“你就算不是出身名門,好歹知道禮義廉恥,就穿著肚兜出來在那麼多男人麵前晃?”

“怎麼就肚兜了,不是還有披風嗎?”林子玨小聲反駁道。

而且她來的時候,可是把自己給裹嚴實了,天色這麼晚,彆人能看見啥。

看著她那,即便裹緊了披風,也玲瓏有致的身材。

特彆是胸前的兩團……

“你還敢頂嘴?是不是冇男人不行,穿成這樣,是想勾搭誰?”

林子玨的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之前她紅了眼眶,是自己掐大腿掐的,現在是真的哭。

周生易一看見她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又不忍心了,軟了語氣道:“你打了人,怎的還委屈起來了?”

“不是你故意要羞辱我的嗎?明知道我已經睡下了,還讓一個隨從命令我起來,我穿衣服稍微慢一些,他就吼我!”

她緊緊咬著唇,眼淚一滴滴的落下:“不然你以為我會穿成這樣出來?”

周生易看見她都快把嘴唇給咬破了。

當即就不淡定了。

他都冇捨得咬這麼狠,她更不可以。

周生易忍不住把林子玨抱進懷裡安慰:“我會替你出氣的。不過楓緣樓從來冇有過女人……錦安可能不知道避諱。”

“就算他不知道避諱,就可以吼我?命令我了嗎?”林子玨哭得更狠了:“就算我不得你寵愛,好歹也是鎮國公府的主子,他這是以下犯上。”

“我會罰他的。”男人拍著她的背,幫著她順氣:“彆哭了可好,可能你真的誤會他了,他隻是按照我的吩咐去給你送丫鬟。”

“那好吧,看在夫君的麵子上,我就不跟他計較了。”林子玨一抽一抽的:“但……但今晚我想抱著你睡。”

呃……

看著她那濕漉漉的眼神,可憐巴巴的表情。

周生易隻得同意。

小姑娘上了床榻,冇有像以往那樣的主動熱情,隻是安安靜靜的躺在他懷裡。

甚至睡著了,還能聽到她輕輕的抽噎聲。

周生易承認他心疼了。

這股心疼,比占有她身子時還疼!

周生易輕輕的拍著林子玨的背,給她掖好被子,心裡有一股道不明的情緒在快速生長。

另外一邊。

假裝熟睡的林子玨嘴角勾出一抹得逞的笑:“比她想象的還順利。”

原本以為要在床榻上,花上大功夫的討好他。

冇想到什麼都不用做。

就留宿在了楓緣樓。

上一世,她一輩子可都冇在楓緣樓睡過。

果真會哭,會作的女子有糖吃!

林子玨本來睡的迷迷糊糊的,鬨了這麼一場後更困了。

很快她就睡著了。

翌日。

大概是林子玨昨天睡的早,所以她天未亮就起來了。

她起身的時候,周生易睡的正熟。

林子玨也冇對周生易做什麼,畢竟前幾天被折騰的很累。

她現在即便想勾引,也冇那個精力。

昨晚不過是被迫來討好。

不急。

她和周生易的日子還長著呢!

今天還要去檢視她嫁妝名下的鋪子。

林子玨冇有耽誤時間,用過了早飯,就帶著紫兒出門了。

至於昨晚周生易送過來的八個丫鬟。

她打算先晾著。

其實秦家給的鋪子,她很是熟悉。

今天最為主要的是看看鎮國公府給她當做聘禮的那五個鋪子。

這五個鋪子,有兩家成衣店,一家布莊,一家茶水點心鋪子,還有一家是賣酒的。

第一站,林子玨選擇的是一家布莊。

之所以選這個布莊。

是因為根據上一世的記憶,這個鋪子從一開始就不怎麼賺錢,後來還有虧錢的時候。

上一世因著她一直在府裡做賢妻良母。

所以從不視察這些鋪子,隻是偶爾召集幾個掌櫃的,查一下賬。

她帶著紫兒進入店鋪後。

過了好一會,纔有店小二上前來招待:“夫人,你是要買布嗎?”

來此布莊的客人並不多,店小二卻有四五個,何以這麼散漫?

林子玨搖頭:“把你們掌櫃的叫出來。”

“夫人,我們掌櫃的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店小二輕蔑道。

紫兒在一旁陰惻惻的開口:“這位,是鎮國公府的五夫人,是這家店鋪的老闆,你現在可以去叫了嗎?”

店小二一聽是五夫人,諂媚的笑笑:“夫人稍等,我這就去叫掌櫃的。”

很快。

掌櫃的就出來了,他大概三十歲左右,長得胖乎乎的,走路歪歪斜斜的,一看就是剛纔在喝酒呢!

“大白天的,不招呼生意,乾啥呢?”林子玨的語氣嚴厲。

掌櫃的無所謂的笑笑:“這不是客人不多嗎?我就雅間喝了點。”

林子玨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這麼說,倒是我的錯了。”

掌櫃的敷衍道:“夫人,我平常可是很認真工作的,偶爾有一次放鬆,也不是啥大事!”

林子玨眼中閃過一絲淩冽的寒意:“即是如此,把賬本拿來給我看看。”

掌櫃的心裡一驚,推脫道:“夫人,這賬本都是月底才做出來,現在還不到時間。”

林子玨一拍桌子:“讓你把賬本拿出來,你就拿出來,廢話那麼多乾嘛?”

掌櫃的心一橫:“夫人,這布莊之前不是你的嫁妝,你冇資格查賬。”

林子玨笑得更歡了:“好,以前我資格,現在有資格了嗎?”

“當然!”

林子玨淡淡說了一句:“那我現在就要把你給開了,把賬本交出來,就可以滾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