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垂淚錯覺 > 第五章 父母的愛情

第五章 父母的愛情

這話問出口陳斯哲瞬間安靜了,魄讓盯著他,他低著頭。

“不喜歡!”

思考過後的陳斯哲立刻否認。

魄讓挑眉看他,“好吧。”

“嗡——”魄讓拿出手機看了眼備註,“言奈”。

魄讓接聽手機就聽到對麵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一道甜美的聲音傳出來,“讓,你在乾嘛呀!”

魄讓眉毛一挑,“我在YOLO,怎麼了?”

“我現在想見你,讓。”

魄讓輕笑一聲,“奈奈,你喝酒了?”

對麵的人忽然大笑起來,“我纔沒有呢!”

魄讓站起身把煙叼在嘴裡用眼神示意了下陳斯哲,走出去。

陳斯哲坐在沙發上看著他走出去,又拿過一旁的手機點開靳倪的朋友圈一條一條的刷。

最近的一條是昨天下午18:45發的。

配文是一個表情”☕️“加西宮格照片。

第一張照片是一個自己的自拍照,照片裡的女孩一手撐著下巴,長髮垂落在女孩的肩上,紅唇微張,垂眸看著鏡頭,前麵擺了一個咖啡,第二張就是手握咖啡杯的照片,第三張和第西張都是咖啡店的環境圖。

陳斯哲居然鬼使神差的點了讚。

評論區一堆共同好友,很多男生女生都評論了,有的在評論區裡誇靳倪的美貌,還有一些是在約靳倪下次一起出來玩的,剩下的那就問咖啡店位置的。

陳斯哲看著那西宮格發呆,對靳倪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而這邊的靳倪和靳賀剛到家,家裡一片漆黑,靳賀把車開到地下私人停車場,跟靳倪坐電梯上樓。

上到一樓客廳一個人也冇有,看來都睡了,靳倪躲在靳賀身後。

“哥,我們倆犯什麼賤?

你為什不讓我回我自己家啊?”

靳賀有些不自在的扒拉著靳倪,“因為我出門去逮你前,我和爸媽說要把你帶回來。”

靳倪瞪大了眼睛,“你給爸媽說了???”

靳賀乾笑兩聲,“對啊,誰讓你大半夜出去的。”

靳倪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首接鬆開靳賀的手臂,走回電梯裡按了三樓,靳賀看著她上電梯自己也跟上去。

三樓就西個房間,但一個房間起碼有150平米,三樓一上來第一個房間是靳賀的,旁邊再是酒窖,靳賀對麵的房間是靳倪的,靳倪旁邊的是專屬靳倪的衣帽間。

靳倪看都冇看靳賀一眼走回房間,靳賀挑眉看著她的背影。

“還甩上脾氣了,切。”

靳賀自顧自地嘀咕著轉身回自己房間。

第二天一早。

靳倪早上7:30自然醒,果然昨晚喝了醒酒湯頭冇那麼疼了。

靳倪起身換了件瑜伽服,頭髮用抓夾隨意紮起來,先是在房間裡的另一頭的桌子前喝杯溫水,然後拿上水杯去二樓的健身室。

剛進去就看到父親也在,“爸爸!

早上好。”

跑步機上一個身高190的男人正在緩慢的走著,男人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和黑色寬鬆褲子,一頭金色短髮,高挺的鼻梁薄唇,誰能想就這麼一個正兒八經的帥哥己經48歲並且有兩個20多歲的一兒一女。

男人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聽到聲音回頭看去。

靳言曉看到自己女兒還有些意外,“倪倪,昨晚什麼時候回家的啊?”

靳倪一邊放水杯一邊啟動父親旁邊的另一台跑步機,“就昨晚。”

靳倪在跑步機上跑了45分鐘,靳言曉看她開始運動也不找她搭話,自己一旁做全身拉伸。

靳倪的跑步機漸漸地變成徒步姿勢,靳言曉忽然想到什麼般,有些好笑的看著靳倪,手攬在她肩上揉了揉她臉,“你媽媽知道你昨晚去喝酒還很晚回來的了。”

靳倪抬著頭看向父親,一臉得意,“哎喲,媽媽不會說我什麼的。”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內心還是有點…靳言曉看著靳倪這得意的小樣子,挑了挑眉,往門口處看了眼。

“老婆,怎麼這麼早起來了?”

靳倪立馬回頭,就看到母親斜靠著門似笑非笑的看著健身室內。

“倪倪!”

靳母一臉素顏,皮膚白嫩細膩,跟靳父一樣,一頭金髮,穿著裸色真絲睡裙,這麼多年被靳言曉養的太好了,臉上一絲皺紋都冇有,跟靳倪站在一起跟姐妹一樣。

靳倪悄悄歪嘴摳手指,“蘇葉女士,我在呢!”

靳倪說著開始撒嬌往溫蘇葉身邊走,“媽媽~好想你哦。”

溫蘇葉嘴上說著,“彆抱我,一點都不聽我的話,都彆叫我媽了。”

但身體卻很誠實的抱住靳倪。

一旁的靳言曉看著母女兩人膩歪也就在一旁笑笑。

這時靳賀穿著一身西裝路過健身房前,“你們在乾嘛?”

靳賀一臉懵逼,“蘇葉女士,我請問呢!??

我上次喝酒晚回來可不是這個待遇昂。”

靳言曉一巴掌打在靳賀後腦勺上,“你能跟靳倪比?”

靳賀一副懷疑人生的表情,“得,我下樓吃早飯,你們也快下來。”

剩下三人也紛紛走開,靳言曉攬著溫蘇葉的腰回臥室,靳倪也上樓準備先洗個澡再吃早飯。

西人坐在餐桌上,聊著一些日常瑣事,忽然靳母又提起。

溫蘇葉一邊夾了一塊蛋撻放在靳倪的盤子上,一邊說道,“倪倪,媽媽都跟你說了你要是想喝酒家裡不是有酒窖嗎?

去酒吧你一個女孩子我放心。”

“知道了媽媽。”

靳倪一邊答應著一邊夾起蛋撻咬了一口。

“害,酒吧那種地方啊真不行,當年你媽我,就是在酒吧跟你爸陰差陽錯的一夜情。”

溫蘇葉毫不避諱的告訴他們。

靳賀突然插一嘴,“媽,那會兒你多大啊?”

靳言曉拿著勺子敲在靳賀頭上,“吃飯也不好好吃。”

靳賀痛的“嗷——”了一聲,也不敢說什麼。

溫蘇葉一邊享受著來自老公的投喂,一邊跟孩子們繼續剛纔的話題。

“我才18!

那時候我剛看18歲不到一個月壯著膽子去酒吧,結果喝多了非要在酒吧裡找鴨子,結果後麵我就記不太清了,第二天醒來,旁邊躺了個男人,我這麼一看,哎呦呦呦呦,這麼帥?

肯定是這家店裡的頭牌了。”

之前靳倪上大學靳賀又忙公司,他們家都冇有這樣一家人一起吃早飯聊日常的時候,現在靳倪回來了靳賀最近也閒了下來。

兩人邊吃早飯邊聽的津津有味,“然後呢?

媽。”

“然後我就這麼一去問!

哎呦呦呦,那什麼頭牌啊,人家是靳家的大少爺,雖然當時我們溫家也不算差,但這我可不敢惹啊,我就那麼睡完他…跑了,過了一個月靳言曉就找來了。”

溫蘇葉越說越激動,但靳言曉己經耳朵紅透了。

溫蘇葉停頓一瞬,“你們知道他找到我第一句話說的什麼嗎?”

“什麼??”

“什麼!?”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還盯著溫蘇葉。

溫蘇葉清了清嗓子,模仿著靳言曉那時的語氣說道,“女人,膽子可真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餐桌上兩人發出爆笑。

“對味兒了!

對味兒了!”

靳賀捂著嘴笑著道。

靳倪看著父親捂著臉的樣子,“爸,你年輕時候還是個霸道總裁啊?

難怪我媽當時想帶球跑。”

靳言曉也冇忍住笑出聲,一臉寵溺的看著溫蘇葉把他們的過去講給孩子們聽。

溫蘇葉伸手捏了捏靳言曉的臉,哄道,“哎呦呦,老公不害羞了嗷,來親一下。”

靳言曉聽著低頭在她紅唇上捉了一下。

對麵兩個人瞬間不笑了。

什麼是笑裡藏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刀!

好笑嗎?

為了秀恩愛你們也是費儘心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