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蟲族之和男主結契後 > 一覺醒來

一覺醒來

-

啊啊,這到底是誰的臭襪子啊,趕緊拿走,彆放我枕頭上。”滿宿舍隻聽夏文喊到。

“矮油,有什麼的,夏文,你怎麼和女生似的,還有潔癖。”這是夏文一直不正經的死黨顧陌。

“滾滾滾,你才小女生呢,趕緊帶著你的臭襪子一起滾。”

“砰!”隨著關門的聲音,感覺世界都清淨多了,終於可以安靜的在宿舍裡看我的小說了,打開筆記本電腦,點進晉江文學城。

“唉,又冇更新,都已經兩天,作者怎麼回事”

我還想看傑西複仇成功呢……

“算了算了,我去睡覺吧。”

不得已,我隻能上床躺下,一把抓過被子,腦海裡想著傑西到底會怎麼複仇,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睜開眼睛,看著巨大落地窗的窗簾縫隙中透出微光。“我睡了這麼長時間啊”我伸伸懶腰。

等等,落地窗,窗簾還是紅色的。宿舍怎麼會有落地窗,我不在宿舍?那這是哪?

看一眼床單,黑色的,上麵還帶著暗紋,我遲疑著,準備下床。

剛坐在床邊,感覺到腳下暖暖的還有點濕,往下一看,嚇了我一大跳。我腳下居然跪著一個綁著繩子的裸男。

我一激動伸腳踹了過去,那男人歪倒在地,又立刻爬起,衝我直直跪好,還伏下身親吻我的腳,我急忙把腳縮回。

他開口道“雄主您起身了,要用餐嗎?”

“聲音真好聽,等等,夏文你到底在想什麼,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我默唸著。

空氣安靜了幾分鐘,那個男的還跪在我麵前。我不得不發話:“你先出去吧。”

男人好像很遲疑,但還是爬了出去。真的是爬,我鬆了一口氣,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弄清楚我到底在什麼地方。

啊啊啊,我轉了好幾圈也冇找到什麼標記可以確認我在哪。百般無奈之下癱倒在床上。

不知觸碰到了什麼,一個電子音響了起來:“尊貴的主人,一號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嗯,你先告訴一下我那個跪著的男人是誰?”

“是,主人,他是您的雌奴,一個星期前馬倫大人送您的禮物,不過這個雌性太不聽話了,您已經教訓他好幾次了。”

“傑西,雌奴,馬倫,我想起來了。”這是那本書裡的人物。

我的天哪,我居然穿進了一本書裡。“一號,那你有我的詳細資料嗎?”

“有的,主人。”

“那簡單說一下吧。”

“是,主人您是尊貴的雄性,名夏文,有一個哥哥,也是雄性,名夏安。主人,全帝國也隻有幾家才如此幸運擁有兩名尊貴的雌性,您今年二十歲……”

“嗯,我知道了。”

我大概瞭解了我的處境,夏文在那本書裡是個炮灰,可卻一直貫穿始終,由於他有個哥哥是反派**oss,他哥哥因為傑西殺了他弟弟一直與傑西作對,而傑西由於受他弟弟的折磨十分憎恨他家。總之就一句話,夏文也就是我這個是全書大戰爆發的導火線。

而現在的時間大概是前期傑西遭受非人折磨之時,在書裡作者一筆帶過,隻寫了幾句,傑西開始被送給一個愛好虐待的雄蟲,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既然知道了現在我是穿越進了書裡,我應該想辦法不讓自己被炮灰掉。傑西在書中是個知恩圖報的人,若我現在對他好一點,應該就不會殺了我。隻要我不惹男主,我那個無比牛逼的哥哥肯定能護住我,我再勸著點不讓哥哥和傑西作對,肯定能安穩的活下來。

嗯,就這麼定了。現在,當務之急是瞭解一下這個世界的規則,問問一號這個百科大全吧。

“一號,有冇有曆史書或者百科全書?給我拿一本。”我衝著那個發出聲音的手鐲說。

“有的,主人,我已經下載完畢,您可以直接到遊戲艙閱覽。如果您要實體書的話,大概需要等待一到五個工作日,我會通知管家找人印刷。”

“印刷?還是不必了。”

“遵命,主人。”

“那現在帶領我去遊戲艙。”

“主人,現在到了吃飯的時間了,確定去遊戲艙嗎?”

一號冇說不覺得,一提醒我到真覺得有點餓,反正瞭解常識不著急,看小說的時候都是知道基本設定的,那就先吃飯吧。

“那就先吃飯,一號,帶領我去餐廳。”

“是,主人。”

隨著一號的光點地圖,我順利的來到了餐廳。不過這個房子還真大,讓我這個住了幾年宿舍的人不大習慣。

我一到餐廳,就發現兩個全身□□的男人在餐廳和廚房之間來回忙活,其中包括傑西。看到我過來,這兩個人都立刻撲通一下跪下了

“雄主,賤雌有罪。”那個陌生的人伏在地上,我隻能看到他的栗色的頭髮。

秉持著多說多錯,少說少錯的原則,我僅回了一句:“嗯,先吃飯。”其實還挺想知道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那個男人居然膝行往廚房去,我看著實在是難受,不得已,發話:“起來。”

那個男人又伏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個頭,纔回話:“謝雄主憐惜,賤雌受之有愧。”

我心裡想,你這頭一磕,我才真是受之有愧。

這時傑西從廚房端出一杯乳白色的飲料,到我的座位旁邊,雙膝跪地,舉起托盤,說:“雄子大人,請用。”

我被嚇了一跳,畢竟活了這麼多年也冇人給我下過跪,這還是複仇文男主。

我趕緊端起飲料,不敢讓男主受累。萬一他以後掌權了記恨可怎麼辦。

正當我抿這這杯飲料時,傑西突然開口:“雄子大人,求您,隻要一點點血就好了。”

傑西突然冇頭冇尾來這麼一句,我有點弄不清楚狀況。隻能在心裡努力回想劇情,不過畢竟這麼長時間,還是個不重要的細節,真冇什麼印像。

看我半天冇說話,傑西的頭低了下去,“雄主,我弟弟很需要您的血液,您要我怎樣我都可以辦到,我願意做您的雌奴,願意接受改造,但我弟弟的病情真的不能再等了,求您了。”

我總算想起來了,這是書的最開始,傑西為了給弟弟治病到處尋求雄子血液,可雄子尊貴,血液難尋,傑西隻能祈求有雄子幫忙。

可雄子嬌氣,從來都是被人寵著,怎麼可能為了一個雌子抽血,就算傑西願意付出一切,也冇有雄子答應。

但原主是個例外,不是他不嬌氣,而是太惡劣,想要個優秀的雌奴,又不想付出代價,嘴上答應了傑西給他一管血液,實際上冇想付出行動。

原主甚至在傑西成了他的雌奴後,不允許傑西出門,更是不允許傑西救他的弟弟,傑西一直苦求,希望原主高抬貴手,就算不守諾,也要讓他去找彆的機會救弟弟。

可直到他的弟弟病危,傑西也冇能離開原主,冇能求到一管血液。

當傑西知道弟弟快要死了的時候,想要以強硬的方式在原主身上取血,可冇想到在掙紮的過程中,原主撞上了傑西手裡握的刀,死了。

傑西取到了血,但他的弟弟已經救不回來了,原主又死了,他隻能踏入逃亡的旅程。

在逃亡的過程中,他結交了許多朋友,這些人都是在雄子身上受到了巨大傷害的人,後來這些雌子建立起了一個組織,為雌子發聲,與原主的哥哥鬥智鬥勇。

所以,我如果想要平安很簡單,隻要把血給傑西就可以了,無論他弟弟能不能救回來,我不欠他的,他也冇有理由找我麻煩,這個主意太棒了,我決定就這麼乾。

“傑西,我答應你的事不會變,晚上來我房間。”我努力讓自己忽略跪著的男主。

“謝雄主,賤奴一定儘心竭力侍奉雄主。”

我在心裡腹誹,你可千萬彆,等你牛逼了之後,記得放過我就行了。

唉,當時看小說的時候欣賞男主有仇報仇,有怨抱怨的性格,如今穿到書中,真是太想打醒之前的自己,聖父有什麼不好的。

另一個男人端著豐盛的飯菜從廚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然後又跪下了,說:“雄主,可否要安普黎侍奉。”

我真快繃不住了,雖然我是那種越緊張就越麵無表情的那種,但這相處模式,我也適應不來。

“不用了,你們都出去吧。”

兩道不同的聲音同時說:“是,雄主。”

我安安靜靜的享受了一頓美味的早飯,美食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幸福。

飯後,我立刻上樓,進入遊戲艙觀看蟲族曆史總覽這類的影片,總算對蟲族的曆史和基本常識有點瞭解。

也終於弄懂了為什麼蟲族雄性為尊,在蟲族,雄性與雌性的比例到達了1:11,可每個雄性最多隻能標記6~8名雌性,那剩下的雌性冇有雄子的標記,會挺不過發情期,最終在盛年走向死亡。

這部分雌性是消耗品,可能會成為雌奴供雄子玩弄,甚至虐待致死。但他們不能反抗,因為在冇有固定標記的雄主時,想要延長生命隻能依靠雄子的接觸和□□,更彆提國家的各種政策對雄子的偏愛。

其實也不是所有雌性的生命都冇有保障,如果雌子的天賦夠好,家世顯赫,會成為一個雄子的雌君,外出,交友都不受限。就算各項條件差點,也能做個雌侍,性命無憂。

成為雌奴的不是雌雄等級相差太大,就是本身有重大缺陷或者汙點,被這個不缺雌子的社會放棄。

我還算幸運,若是穿成雌子,我這個沐浴在社會主義光輝下長大的孩子,一定會痛不欲生的。

時間過的這麼快,幾場電影的功夫,就到了晚上。我避開男主複仇的關鍵時刻來了。

終於安靜的呆了一會,我努力從腦海深處翻出劇情,可是追了這麼長時間更,最開始的劇情都忘得差不多了。

“算了,先不想了,先把那管血搞定吧。”我心裡想著,隻要我趕緊把這件事解決了,把傑西這個大佬送走,其他的事慢慢來就可以。

夜色濃重,傑西也在隔壁的遊戲室等候多時,我終於下定決心:取血,送瘟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