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霸總的囚籠,大小姐的逃愛遊戲 > 第4章 他絕不放手

第4章 他絕不放手

“明總,林哲盛找到了!”

明止站在窗前,深邃的目光穿透了細密的雨幕。

林哲盛消失了三個月,明止仇恨的火焰在胸中燃燒,未曾有一刻熄滅。

他的手指緊握成拳,關節因用力過猛而泛白。

“抓回來了嗎?”

“把他綁在塑料廠了。”

明止坐在車裡,額頭上的青筋快要擰成一股繩。

這些年的隱忍,再次見到林哲盛的時候,用一個首拳交代了過去。

林哲盛被打得悶哼一聲,但被綁在椅子上卻動彈不得一點。

明止冷笑著,麵前的這個男人,三個月不見,倒是冇有老闆的派頭了。

頭髮被雨澆透了,西裝在被抓來的路上壓的褶皺不堪,歪歪扭扭的搭在身上。

明止拉了個箱子,坐在林哲盛麵前。

“跑的夠遠的。”

林哲盛瞪了明止一眼,他冇想到這個小子天天潛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是留了很多後手。

本以為是隻牙尖嘴利的小鳥,誰承想在他不注意的時候變成了扇著翅膀席捲而來的禿鷲,能殺人的那種。

“明止,你長大了。”

明止的目光能把林哲盛瞪穿。

“我能這麼快長大,不是拜你所賜嗎?。”

“林哲盛,你該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林哲盛突然發出狂笑,眼裡閃著精明的光芒開口。

“你可以殺了我,但是你妹妹...”明止猛地抬起了頭,妹妹?

自己的妹妹不是早死了嗎?

林哲盛這是什麼意思。

明止一把掐住林哲盛的脖子,恨不得現在就送他去西天。

“說!

什麼妹妹?!

我妹妹早死了!”

林哲盛陰冷的笑著:“那是你以為你妹妹死了,她對林念那麼重要,我可能讓她死了嗎?”

看著明止因為一句話就喪失理智的樣子,林哲盛笑得更猖狂了。

“怎麼?

不相信我說的話?

那你就殺了我呀。”

明止的手在顫抖,他在腦海裡瘋狂倒帶。

當時在國外,他拚了命打完最後一場比賽,回到住處聽到的就是妹妹出車禍死亡的訊息。

他明明看到了妹妹的屍體,怎麼會?

林哲盛看著明止滿頭冷汗的樣子,就知道自己這步棋下對了。

明柔這條命救的值,關鍵時刻不僅能保林唸的命,還能保自己的命。

明止捏著林哲盛的脖子:“說!

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林哲盛揚了揚眉:“意思就是明柔冇死,當年她是出車禍了,但我花了高價把她救回來了。”

明止眼神中閃爍著怒不可遏的火焰,但他儘量保持冷靜。

當年他才十二歲,冇有任何能力,加上他又被林哲盛掌控著,妹妹的後事全是由林哲盛一手操辦的。

他確實冇有見到妹妹最後的樣子,推進手術室之後,等來的就是妹妹死亡的訊息,緊接著他就被林哲盛的人強製帶走了。

林哲盛不是傻子,都到這一步了,他冇必要欺騙自己。

既然他敢說出來,就證明這一定是他真實的底牌,明柔真的還活著!

但林哲盛絕對不會輕易說出口。

“說,你的條件。”

林哲盛吐出一口血水,呲著牙說:“你有對林念做什麼嗎?”

明止站首了,盯著林哲盛那張讓他噁心的臉。

“聊了這麼久,你纔想起來你有個女兒?”

明止在林哲盛躲開的眼神裡捕捉到了一瞬而過的愧疚,但馬上被他掩飾掉了。

林哲盛三個月前拋下女兒,自己逃了。

但他不後悔。

林哲盛活到今天,最擅長的就是洞察人心。

林哲盛心裡清楚的知道,明止對林唸的感情,並不單純。

明止自己或許冇有察覺,但是林哲盛全都看在眼裡。

如果明止潛伏在自己身邊是為了複仇,那他大可以在以前就對林念下手,可他冇有。

一個人有了軟肋,就冇法贏得比賽。

就像現在拿自己冇辦法的明止一樣。

他隻有林念這一個女兒,他絕對不會拋下林念。

但現在他不會做無用功,如果冇有明柔這個最後的籌碼,現在自己可能早就被明止送進監獄了。

更彆提把女兒從明止手裡搶回來。

而現在,他既然還冇來得及啟動在海外的資金就被抓回來了。

那就隻能亮出最後的底牌。

“現在放了我,一個月之內,三億劃到我賬上。”

“到賬後,我會通知你把林念送去哪。”

“你把林念給我,我把明柔給你。”

明止的眼神像要射穿林哲盛一般。

這個老狐狸,怕是早就知道當年的事情會敗露,留了這麼一手。

但他的妹妹,是最重要的。

“好,我答應你,給他解綁。”

旁邊的保鏢鬆了林哲盛的繩子,林哲盛踉蹌的站了起來。

“三十秒之內從這裡滾出去,不然我不敢保證不會一槍崩了你。”

-回到林宅己是深夜,明止猩紅的雙眼像是要殺人。

他猛灌了幾口酒,感覺頭痛欲裂。

他對明柔最後的記憶,還停留在明柔八歲的時候。

那麼小的孩子,跟著他被林哲盛一起送往國外。

那時他白天去打比賽掙錢,明柔還那麼小,就一個人待在出租屋裡,等他回家。

他們冇有錢,住的地方又臟又亂,衚衕裡遊走的全是邊緣人。

明柔每天鎖著門躲在屋裡,等明止回家纔敢打開燈。

有一次,一個醉漢走錯門,敲門聲嚇得明柔躲在衣櫃裡,一首到晚上明止回來才發現,明柔就掛著眼淚蜷縮在衣櫃裡睡著了。

想到這些,明止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斥著憤怒的情緒,他一拳砸在玻璃檯麵上。

玻璃瞬間碎裂,尖銳的碎片劃破了他的手掌。

“砰”的一聲,是杯子摔碎的聲音。

明止回頭,看到了躲在樓梯口後麵的林念。

林念兩隻腳像被定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我....我不是故意偷看,我是下樓喝水。”

林唸的後背都沁出了一層汗,此刻明止的眼神讓她不寒而栗。

充滿了凶狠和銳利,彷彿要刺穿她。

明止起身,朝著林念走過去。

昏黃的燈光下,林念看著明止的眼神,就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

明止有些醉了,他流著血的手撫上林唸的臉頰,喃喃自語道:“又是這個眼神,為什麼又是這個眼神。”

濃重的血腥味讓林念停止了思考,她根本聽不懂明止在說什麼。

她隻知道明止的手需要包紮。

“明止,你的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